不久前勒夫在解释为何依旧不重新征召格策的时候说过,目前德国队的锋线人员储备已经足够。而另一个他不愿意说的原因,大概是格策的年龄和资历在目前这帮前场球员中略显尴尬,即处在罗伊斯和一批后起之秀之间。如果27岁、国家队出场超过60次的格策回归,就会打破刚刚重新搭建好的等级顺序。

德国队重建权力架构,勒夫“精英教育”已初尝甜头-一起发资讯网

德国队对爱沙尼亚一战的首发11人。

权力结构重组完毕

“等级”是近年德国足坛人士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抽象概念。简单来说,就是一支球队里要有几个带头老大哥,尊卑有序,而各个位置也会有一定的论资排辈。等级和出场顺位在一个时期内相对稳定,球员在大框架下各司其职,球队在场上和场下运转起来才会顺畅。在俱乐部里,这种等级和顺位会更加清晰。而在一年只踢十几场比赛的国家队中,出场顺位的变化会因诸多主客观因素而在短短几场比赛之内就发生巨变,因此等级划分的重要性就更强。

德国队重建权力架构,勒夫“精英教育”已初尝甜头-一起发资讯网

只要身体健康,罗伊斯就是个合格的领袖人物。

随着勒夫在3月将托马斯·穆勒、博阿滕和胡梅尔斯这3名领袖请出国家队,德国队也重组了权力结构。33岁的诺伊尔与29岁的克罗斯是正副队长,处在“等级金字塔”的塔尖。基米希尽管还相对年轻,但精神属性强大的他经历2届大赛之后,已得到勒夫和队友充分认可,与因伤缺席了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欧洲杯的“老将”罗伊斯(目前德国队常备球员里只有诺伊尔和罗伊斯2人是“80后”)构成第二梯队。至于第三梯队,则由取代2名拜仁队友而成为新后防领袖的聚勒领衔,像德拉克斯勒(经历过3届大赛,且2017年联合会杯上担任队长)、京多安、特尔斯特根、吕迪格、金特尔等中生代球员也在其中。

格策和埃姆雷·詹回归难

勒夫在饱受争议的情况下剥夺穆勒等3人继续入选国家队的资格,普遍认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重整权力结构,为罗伊斯、基米希、聚勒等人接管指挥棒而扫除障碍。如今勒夫迟迟不重召格策,以及无视埃姆雷·詹(25岁)、福兰德(27岁)等俱乐部表现出色的中生代,相信也跟等级问题有一定关系。在2020年欧洲杯周期内,勒夫所要做的是继续添砖加瓦,加固“等级金字塔”的底部,而不是动摇其尚不稳固的中上层结构。

德国队重建权力架构,勒夫“精英教育”已初尝甜头-一起发资讯网

格策重返国家队的门槛很高。

当然,正如勒夫所说,国家队的大门并没有向格策关闭,也应该没有向埃姆雷·詹等人关闭。只要能在俱乐部比赛中保持高水平且稳定的发挥,他们仍有望在这个周期重返国家队。但相比于相同位置的新人,他们入选国家队的门槛会高得多——除非可以让勒夫相信他们一回国家队就能立即挑起大梁、补齐球队短板,否则回来打乱等级顺序、挤占新人生存空间,实在得不偿失。

要知道,格策以往在国家队的发挥说服力并不强,在征战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欧洲杯的过程中都因发挥不佳而丢掉主力位置(对阿根廷的世界杯决赛也是替补出场后进的球)。而埃姆雷·詹和福兰德这样的替补,过往就更加没有给勒夫留下过什么积极印象。特别是本该是赫迪拉天然接班人的埃姆雷·詹,他在2016年欧洲杯半决赛表现拙劣(因赫迪拉受伤而首发),在2017年联合会杯上也没能像鲁迪那样稳坐主力位置,或者像戈雷茨卡、施廷德尔、韦尔纳等人那样异军突起,已经错过了太多太多向勒夫证明自己值得信赖的机会。

小班教学与精英教育

除了等级顺序的考虑,勒夫在这个需要做大量试验的重建阶段也有意控制国家队的人才圈,避免太多球员进进出出。最近3个国际比赛周,勒夫总共只选入过31名球员,还要扣掉胡梅尔斯和穆勒。

《图片报》披露,这次出人意料地首次征召乌尔赖希来顶替临时伤退的莱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勒夫要控制国门队伍的人数,毕竟3位替补特尔斯特根、莱诺和特拉普还相对年轻,仍大有潜力可挖。他不想给鲍曼(29岁)、蒂莫·霍恩(26岁)等尚未入选过国家队的门将以虚假的希望。相比之下,已经30岁且在拜仁当替补的乌尔赖希能入选国家队一次就算是圆梦了,对于日后继续入选不会抱以太大希望。

德国队重建权力架构,勒夫“精英教育”已初尝甜头-一起发资讯网

萨内最近几场国家队比赛的出色表现,回报了勒夫的耐心。

对于其他位置,勒夫应该也会有类似考虑。他不想把饼画得太大太诱人,而想把精力放在现阶段已脱颖而出的球员身上,实行“小班教学”与“精英教育”。毕竟这批球员都非常年轻且大赛经验不足,需要在他们身上投放更多时间和精力,以加速他们的成长。同时,勒夫要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回报,而不是区区几场比赛就否定他们,然后再换一批新人来从零开始——这与过去的做法会有较大不同,因为留给勒夫在废墟里重新打造出一支有竞争力的球队的时间并不充裕。

近2场欧预赛尽管难度很小(比一般友谊赛还要容易得多),但勒夫和佐尔格只用了17人(特拉普、乌尔赖希、赫克托、尼克拉斯·施塔克和哈弗茨没有出场,而且布兰特、哈尔斯滕贝格和韦尔纳都只是替补出场1次),而施塔克连续2次入选却仍未完成首秀(包括马克西米利安·埃格施泰因在3月首次入选但没有出场,此次又回到U21队备战欧青赛),正是“小班教学”与“精英教育”思路的体现。过去两三年在国家队中一直不在线的萨内终于在最近几场比赛脱胎换骨,将潜力兑现为进球,已经让勒夫初尝了这种做法的甜头。

德国队重建权力架构,勒夫“精英教育”已初尝甜头-一起发资讯网

德国队的出色表现令美因茨球迷的支持得到了回报。

自从去年10月欧国联惜败于法国之后,德国队已经连续6场比赛保持不败,并在正式比赛中取得3胜1平的佳绩。这支年轻的德国队正通过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去积攒信心,而美因茨球迷所给出的反馈也足够积极。但相比于目前人才质量更高更多的法国或者英格兰,德国队未来一年的任务依旧艰巨,勒夫必须打造出一套16到18人、更高效可靠的轮换阵容。

《踢球者》记者奥利弗·哈特曼在评论中指出,这支新球队基础已经奠定,但还要继续努力。这2场欧预赛,像京多安和戈雷茨卡就利用克罗斯缺席的机会证明了自己,这是一个很好的苗头。替补进球的韦尔纳,以及没有出场的哈弗茨等“第二梯队”也没有输家,他们仍有机会在欧洲杯到来之前脱胎换骨,发挥更大作用,“过去的大赛,特别是俄罗斯世界杯证明了,夺冠从来不是靠11人,而是要靠整支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