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刚结婚不久,我和老公因为一件小事吵起来了,他恶狠狠的说离婚,我气不过一跺脚:离就离!然后他开着那辆二手摩托车,把油门加的“呼呼”响,两人到了民政局,我下车直奔离婚窗口处跟工作人员说离婚。工作人员皱着眉头,像我欠他二斗米似的说打印机坏了,过两天再来。我偷偷瞅见老公明显松了一口气,拉着我走说:“算了算了,人家机子坏了,算你走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