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津铺子过半净利靠补贴 毛利率跌破40%为近6年最低

长江商报 记者 陈妮希

中国零食自主制造第一股盐津铺子(002847.SZ)也难逃行业毛利率之困。

尽管公司董事长张学武坚称,盐津铺子并非“互联网基因”,与其他许多依靠“代工”、“贴牌”做大的零食企业不同,盐津铺子则是坚守自主制造之路。但是在电商品牌和新零售渠道转变的冲击下,盐津铺子近些年往前走的道路也不顺畅,甚至是重重遇阻。

就在近日,盐津铺子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在6000万-7000万元之间,比上年同期增长53.14%-78.67%,不过,长江商报记者却梳理发现,仅一季度的政府补贴就占了仅六分之一。

对于走进资本市场的零食行业而言,投资人是需要回报的,但是面对毛利率和净利率下跌的尴尬局面,盐津铺子前景也充满挑战。对此,业内分析认为,休闲食品市场已经异常拥挤,尤其是电商平台冲击下,包括盐津铺子在内的休闲零食品牌还需积极适应市场变化寻找新的赢利点,反之利润空间或将更加微薄。

上半年净利预增超五成

零食这个行业入门的起点较低,可代替性强,要想形成自己独特的产品口味以及品牌口碑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盐津铺子的成功离不开营销通道的打造,让每个人在想起盐津铺子的味道时,随处都可以购到盐津铺子食品,随手都可以拿到盐津铺子食品。

从盐津铺子发展轨迹来看,盐津铺子就是通过“稳定成熟市场为基石,销售渠道下沉为方向”来打造品牌市场和提升产品竞争力。在短短几年内,就与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建立了密切的伙伴关系,与全国各地的国际性连锁超市、区域性连锁超市保持直接的合作关系。随着十多年的创业、发展与耕耘,已建立了以长沙为中心的湖南营销总部,辐射全国各地的大型营销网络,并拥有一支技能专业、服务高效的营销团队。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这些年盐津铺子营收一路飙升,从2012年到2018年分别为3.7亿元、4.5亿元、5.1亿元、5.8亿元、6.8亿元、7.5亿元和11.07亿元。发展势头均处在稳中求进的状态。

不过,盐津铺子的净利润在2016年逐年攀升到顶峰后开始下滑。从2012年至2016年分别为2711万元、4591万元、4835万元、6544万元、8566万元。到了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6574万元和7051万元。

就在近日,盐津铺子发布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在6000万-7000万元之间,比上年同期增长53.14%-78.67%,上年同期为3917.93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根据其今年一季度财报数据粗略估算,盐津铺子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49万元,比去年同期2699万元,同比增加5.55%。也就是说二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最少不低于3151万元。

而去年全年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051 万元,更早一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574万元,也就是说盐津铺子今年仅上半年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或与前两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平均值持平。

毛利率首次跌破40%

为何盐津铺子的净利润突然大涨?

长江商报在其最新一期财报中看到,今年一季度盐津铺子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达1217万元,占比六分之一左右。

与此同时,今年开始盐津铺子在2019年起便开始处置企业相关资产,一方面出租其公司的部分老办公区及老厂房,租期满后销售,另一方面,先后注销了两家子公司。盐津铺子称,这可以整合及优化现有资源配置,提高公司整体经营效益。

除此之外,关于业绩变动说明,盐津铺子给了两个方面的原因:公司于2017年2月8日上市后,经过两年多的战略优化调整并不断夯实基础,新的产品战略、渠道战略、区域拓展战略等初见成效,营业收入规模保持增长态势;公司通过优化各项内部管理和资源配置,并加大控制投入产出比,各项成本和费用管控较好。

不过,休闲零食行业普遍盈利规模不大,且已出现下滑。看似快速增长的营收背后,实则承担着高昂的成本,已是行业共知。比如每年支出的运输费用、平台服务费以及不可或缺的市场营销费用加起来就是一笔巨大的负担。受此影响,包括盐津铺子在内的洽洽食品、三只松鼠、良品铺子这些知名的零食后起之秀也逃不过低毛利的尴尬,多是出现增收不增利的局面。

整个休闲零食行业剑拔弩张,同质化严重的背景下,盐津铺子上市后业绩变脸,利润也依赖政府补助。2015-2018年,政府补助占其当期归母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35.61%、29.53%、71.83%和56%。尤其是在2018年上半年,3917.93万元的归母净利润中,来自政府补助一块的收益就有近3000万,占比近75%。

尴尬的是,尽管营收和利润看似美好,但是盐津铺子的毛利率一直在在下降,尤其是近三年从2016年49%到2017年46.83再到2018年39.13%,近6年以来首次低于40%。

盐津铺子过半净利靠补贴 毛利率跌破40%为近6年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