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死一只羊的糗事:有谁在小时候敢不断挑战一家之主的底 线?我就试过!在我少年时的眼中,老爸有个

有谁在小时候敢不断挑战一家之主的底 线?我就试过!

在我少年时的眼中,老爸有个糟框透顶的习惯。就是太注意餐桌上的礼仪,他自己恪守用餐时的那套规矩,希望儿子也能如此。然而,我却总是不以为然,我行我素,气得老爸每次吃饭都要责备我。

“吃饭时不要用胳膊肘掉着桌子。”
“不要含着满嘴的饭菜说话。”
“别舔手指。”……

有一天,我钻到桌子底下,找那枚五毛钱的硬币。那硬币上星期就滚到桌下失踪了,我却坚持不懈,天天爬到桌下寻找。

这时,老爸和老妈都在桌边干活,但他们没有发现我在桌下。
因为那天要请村长来吃饭,我知道,那顿饭非同寻常。

而一有客人,特别是比校重要的客人,老爸就更加讲究餐桌上的礼仪,当然,倒霉的还是我,不知道自己要挨多少批评。

于是,我开始偷听父母的谈话。
“你不应该每次吃饭都拿儿子开刀,数落个没完没了。”妈妈不满地说。
“我没有每次都说他。”爸爸马上辩解。
“怎么没有,你老是教训儿子,不要这样,不要那样,我们的孩子都快得综合征了。”

我在桌下听得入迷。虽然不懂综合征是什么东西,但明白那那玩意儿肯定和脸上长麻子一样可怕。

听到老妈又说:“今天晚上那顿饭,不许你再数落儿子,一次都不允许。”
“那还不容易!”老爸轻描淡写地回答。“你一定不能再说他,你发誓。你不会生气,不会教训他。”老妈不依不饶。
老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好吧,就这么说定了。我不会在吃饭时和他过不去的,一次都不会。但你也不能责备他,对我管用的对你也管用。”
“一言为定,勾手指。”老妈说。
我在桌下听到父母一边勾着手指一边开心地大笑。

也许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我那枚五毛钱的硬币。
我蹑手蹑脚地爬出来,向镇上走去,心里开始紧张地盘算:“老爸已经发誓吃饭时不会再教训我。可我得想办法让他没法遵守誓言。实际上也很容易。只要我把汤喝得呼噜呼噜响,他肯定会发火,他最烦喝汤时出声。他甚至会冲我大声嚷嚷。要是这方法不行,还有许多别的手段。反正,爸爸不可能自始至终不发火。这下,可好玩了。”

那天晚上,妈妈在餐桌上铺了新桌布,摆上碗筷和平常摸都都不让我摸的大盘子,并且把菜摆成好看的花朵状。
一切都表明,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晚餐。

村长终于来了,穿着一套中山装,特别爱皱眉头。一看就知道他不喜欢小孩。
我一直认为,看面相一就能分出那些不把小孩放在眼里的成年人,这种人也会冲你微笑,但他们是用嘴而不是用眼晴微笑。

大家都好了用餐准备。我把准备好的“秘密武器”藏到桌子底下离右脚很近的地板上。
我觉得,即使不用“秘密武器”,也可以弄得爸爸大动肝火;若别的办法都无效,那就还可以拿出“秘密武器”。

刚上餐桌,我开始大声说话,但谁也没说什么。于是,我发出长长的声音把汤喝得更响了,那“呼一一噜”的声音持续不断地响着。
老爸清了清噪子,但什么也没有说。

我开始玩新花招,把饭浸在汤里,然
后用汤匙把湿答的饭舀起来举过头顶,又张大嘴巴,让湿答答的饭往嘴里掉,同时吧答着嘴,发出刺耳的响声。

还是没人理我,又如法炮制,这回饭没有掉进嘴里,而是砸在的鼻子上,就像一滩蛆,我也因此呲牙裂嘴大声唏嘘了一番。

谁也没开口说什么。但老爸看了我一眼,老妈也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村长努力控制着不把目光转向我。

三个大人正在论我家能承包果园的可能性,他们装作不介意一个捣蛋的熊孩子。

我是个很执着的孩子,望着餐桌上的白切鸡,充满信心地想:“这回老爸完了。他最烦我用手指抓鸡骨头啃。我得看看他怎么教训我。”

我翘起屁股伸长手夹了一块鸡肉,突然大叫道:“哎呀,我夹的这块是鸡屁股。”
老爸瞪了我一眼,但什么也没说。

我伸手抓起鸡肉,一个劲儿往嘴里塞。然后,我又抓起一块鸡肉,撕成两半,又伸到醬油碟子去蘸,结果,弄得满桌都淌着酱油。

老爸两眼冒火,盯着我,不断地清着嗓子,似乎他的整个身躯都马上要爆炸似的。然而,他仍然没说什么。
我不由得暗暗钦佩:“真是个男子汉!”

“看来,老爸是无论如何都都不会言而无信。”想到这儿,我狠狠心,一把折断鸡骨头,闭着眼睛吮里面的骨髓。一时,整个房间似乎都充斥着令人恶心的啜吸声。
老爸满脸通红,鼻梁上那些细细的血管似乎都要爆炸了。但他仍然克制着自己,一句话也没有说。

忽然发现,村长不再谈论承包果园的问题,而是满脸阴都地强调纪律的重要性,说什么任何事情都得有个限度,都得坚持原则。

我偷偷望望老爸,心想:“看我再来一招
。”
于是,我把吸空的鸡骨头放进汤里,然后,像用吸管啜可口可乐似的吸骨头里面的汤。
老爸使劲清着噪子,通红的脸上一抽搐。”儿子啊!”他开口了。

“他要输了,这游戏我赢了。”我暗暗高兴。
“嗯,什么事?”我含了一嘴汤,故意装出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没什么。”老爸低声嘀咕道。

“老爸真棒!瞧他快承受不住了,可还是遵守誓言。”我很钦佩父亲,一只手却情不自禁地伸到了桌子下面。

现在,只好使出最后一招一一搬出我的
“秘密武器”!
我把下午用五毛钱买的橘黄色的苍蝇拍放到我面前,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雪白的桌布上面躺着的这个怪物上。但仍然没有人开口说话。

我咬咬牙,抓起苍蝇拍,仲出舌头舔上面星星点点的脏东西,并且装出一副美滋滋像是在吃冰棍的样子。

村长转身冲出饭厅,能听到他在外面的水沟边干呕。
老爸喘着气站起来,“你一一”他颤抖着嘴唇再也说不下去,只是仲出出紧握成拳头的双手向我扑过来。

我拔腿就跑,冲进自己的房间,锁上了门,但还是能听到老爸在外面踢着房门大喊大叫。
我赶紧滚倒在地板上,用后背顶着门,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告诉老爸。

我找到那枚五毛钱的硬币后马上去买了一个新的苍蝇拍,又用蜂蜜在上面粘了压碎的花生米和红糖,看上去还真像打死的苍蝇。
说穿了,谁真的喜欢吃死苍蝇呢?我当然不会这么傻,除非是事关重大,迫不得已时,才可以考虑这么做。

我还对老爸说:“我不是个坏小孩,我只想看看老爸守不守信用。现在,我彻底证实了老爸是说话算数的。我自己也会像老爸那样说一不二的,有其父必有其子嘛。”

最后,也向老爸保证了,今后吃饭一定会遵守规矩。

老爸听后,哈哈大笑。我见老爸笑得如此爽朗开怀,于是慢慢打开了房门,万万没想到的是,老爸一边笑着,眼泪一边巴答巴答的往下掉……

然后,嗜酒的邻家大叔听到惨叫声,满脸通红一步三摇地走进来,看着被扒了衣服正在哀号的我,问:“怎么这么晚才阉猪?要帮吗?”……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q8.net/38400.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