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的时候,荷尔蒙泛滥,我偷偷录下暗恋的女神的声音,射成清早的闹铃,自信地认为每天都被喜欢的人叫醒,一定很幸福。
一星期之后,我再也不喜欢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