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乃六零后,
今年五十多。
从小就挨饿,
很少吃饱过。
生在土瓦房,
吃饭四方桌。
吸的是母乳,
牛奶没见过。
稻草垫床睡,
兄弟同被窝。
卫生不太好,
跳蚤特别多。
萝卜南瓜汤,
炖它一大锅。
一年几次肉,
见猪口水多。

长到七八岁,
抱凳去上课。
没有幼儿园,
直接上小学。
写字用铅笔,
没有文具盒。
一盏煤油灯,
兄姊围一桌。
走路到学校,
风雨无阻过。
胖瘦无人讲,
穷富没人说。
男女同桌坐,
从不送秋波。
见到倩女生,
手脚打哆嗦。
没说半句话,
脸红到颈脖。
读书靠自觉。
老师不补课。
只有两本书,
语文和数学。
寒暑假期到,
放牛喂鸭鹅。
深知父母苦,
帮助干农活。
农忙收割季,
烈日皮晒脱。
山里野果多,
味好又止渴。
河中多鱼虾,
沟渠有田螺。
村里塘干了,
捞鱼用蔑箩。
中暑得感冒,
不用针和药。
伙伴在一起,
情同亲姐哥。
女娃跳绳乐,
男孩打陀螺。
下河摸鱼虾,'
当众把裤脱。
稍有空闲时,
上树掏鸟窝。
同伴吵了架,
转背能撮合。
和好就握手,
怒气也不多。
外面犯了错,
回去不能说。
谁若不守信,
再见敲脑壳。
进田摘黄瓜,
经常偷水果。
家乡风俗好,
主人不多说。
最爱看电影,
路远亦奔波。
没有板凳坐,
站也乐呵呵。
夜晚看电影,
白天干农活。
看过地道战,
台词背很多。
所有抗战片,
八路没败过。
打倒小日本,
八路是帅哥。
如今添白发,
眼角皱纹多!
再看自己仔,
伤心眼泪落!
又是一代人,
如同天地脱。
跟他谈从前,
认为是胡说。
观点不相同,
劝我莫啰嗦。

此生半辈过,
儿女自蹉跎!
替他做牛马,
有的还发火。
万事皆由命,
自己开心过。
保健放第一,
余年不太多。
现在不想通,
太阳同样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