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早饭呢,老太太问我:“还记得小时候住咱们后边巷子的那个阿光不?”
正在夹包子的我抬头看了眼老太太,“就那个经常帮我抄作业帮我背黑锅还被我欺负大哭的娘们兮兮那个?”
老太太白了我一眼,“他啊,可出息了,在国家铁路局上班,这次回来就是打算找个结婚对象。这不,跟我提起你,问你结婚没。”
吃包子吃一半的我差点没噎死,把包子咽下去后可怜巴巴的对老太太说:“老太太,我是你亲生的呀,那啥,从今儿起,我少吃点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