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平时较懒,但老丈人家从不说我什么,没事还总让我去他家喝酒,三个小舅子加上丈人一齐劝,我次次都喝醉,酒醒后也很累,但好这口,没办法。
直到昨天我酒醒后,发现帮他家挖了个地下室,才知道我特么有喝醉酒抢着干家务活的习惯,洗衣服擦地板扛稻谷也就算了,但你让我一个人挖了个地下室,这就过份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