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这样一个姑娘,知书达理,口吐芬芳,儒雅随和,就算她动不动和老板顶 撞,谁惹她不爽就爆骂,单手能提桶装水,我这单 身 狗的也坚决这样认为。

我默默地为她拿快递倒垃圾拖地,并不介意她像指挥佣人的态度,只期望一个表 白的机会。

表 白的机会不期而至,就在昨天下班的时候。

当时我刚想去放水,正向洗手间走去,都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就被她揪住衣服带去了停车场,然后就嬉皮笑脸的让我送她 回家。

我脸露喜色,心想送她回家是个好 机 会,一来可以知道她住何处,二来送他回家的路上可以 套 话,当然,能上她家喝杯茶就更 美 妙了。

问好她住址所在,设好导航,正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如何套近乎,我的膀 胱 提出了扩 议,一涨一涨的,要不要跟她说呢?她会不会误 会我 虚呢?

首次跟心仪的人独处就会这样,想得太多了,总想留个完 美的印象。

为了分散注意力,同时营造一下氛围,我问梦 梦:要不要听歌?
她笑着说:好啊好啊!让我看看你这 车的音响效果如何。

“音效当然杠杠的!”我一边说一边打开音响,却发现做了一件蠢 事,环回立体声的音响传来激 昂的音乐:浪 奔~浪 流~……

顿时,膀 胱 里的液体也在 浪 奔 浪 流,且一 浪接一 浪,好像要挣 脱 束缚,奔向自由……

我的手出得比液 体快,一下就关了音响,她问我:怎么关了?
我赶紧说:这是我爸听的。听听效果就行。对了,你平常有什么 休闲 ?

她一边掏 出手机一边说:也没啥休 闲,就是喝喝咖啡,刷刷手机……

真没夸大,当时我听到咖啡这两个字,眼睛里出现的是一个咖啡壶正向杯子中倒咖啡,赶紧夹 紧大 腿,生怕下面的壶嘴也倒咖啡。

好半天她都没出声,我打破沉默,对她说:你刷手机最 爱 刷什么啊?

她嘟着嘴说:人家跟你不是很熟嘛,我不告诉你。

气氛一度尴尬,刚好 红 灯 亮了,我停下车,说:今天天气真好,吹 一 吹 风吧。

刚放下车窗,旁边一位骑车的大叔也停下,中分头,麻 蛋!竟然吹 着 口 哨!

清脆的旋律 差 点让我的“水龙头”关不 牢,喷出来,赶紧关上车窗。

很奇怪,平时挺 隔 音的车窗居然不管用了,这 口 哨杀 伤 力 太厉害了,就算用手 堵着耳朵,也总感觉水龙头有一滴水在将掉未掉……将掉未掉……

幸好她只顾刷手机,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窘态,终于 熬到绿灯亮了,赶忙 起步,远离中 分 口 哨 大叔。

刚拐过弯,我傻眼了!艾 玛!前面是教 育 路,地上一水的减 速 带!这不是要我小命吗?

我停下,与她商量:天儿还早哩,要不绕一段路?你迟点 回 家吧。

她把手机抱在 怀 里:干嘛?我想早点回家行不?你是不是有什么不 良 企 图?

我欲哭无泪,一咬牙,又发动车了,想着路不长,忍忍就过去了。

可是我错了!过第一个减速 带那一瞬间,颠簸让我产生错觉,我仿佛变成了一个气球,装满水的气球,在一弹一弹……将爆未爆……

以前,这是一条平静的小河,我一淌而过。
现在,这是一条奔腾的急流,我……

还'我'个 屁 !赶紧收摄精神,咬着嘴唇,专心开 车,直到我小腿颤抖,才驶过这段很短的路。

终于,到了她的小区门口,望着门口的喷 泉,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用力气,小喷泉就在车里出现。

“嗯!?”梦 梦收起手 机,脸露 笑 容,“到了啊?要不,上去喝口水?”

又提水!我轻吸一口气,脚趾紧紧爪住鞋底,缓缓说:下回,下回。
她 嘟 嘟嘴巴:好吧!再见。

目送她下车走了,松一口气,手忙脚乱的翻出个矿泉水瓶,拧开盖子,还没对准瓶口,耳边传来她的声音:来都来到了,上去喝杯咖……啡……

我手一颤,小喷泉瞬间形成了,与不远处的喷泉相影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