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ST长生离退市“一步之遥” 2万余户股东仍被套

*ST长生暂停上市期于9月15日到期,首例因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案例,即将诞生。

9月15日晚间,*ST长生公告称,暂停上市到期后,深交所将在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如果被终止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将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三十个交易日。

这也就意味着,10月11日,深交所将给出*ST长生是否退市的结果。不过,在大多数投资人眼中,*ST长生退市几乎无悬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已有部分律师开始组织*ST长生投资者索赔。

2万余户股东被套

随着退市整理期的即将临近,*ST长生股票也将进入最后交易期。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10日,*ST长生的股东户数为2.48万户,退市整理期也将成为这些股东的最后“出逃日”。

此外,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底仍有部分基金持有*ST长生股权。截至2018年年底,博时沪深300指数A持有*ST长生80万股股票;博时医疗保健行业混合A持有*ST长生70万股股票;国联安中证医药100A、博时鑫泽混合A、南方中证1000ETF、嘉实中创400ETF也分别持有部分*ST长生股票。

但从当前情形看,包括公募基金在内的一众股东难以避免“割肉”困境。

截至此次停牌前的3月5日,*ST长生股价收盘价为1.51元/股,对应总市值14.7亿元。在“假疫苗”事件发生前,*ST长生的股价为24.55元/股,对应总市值为239.12亿元,而如果再往前追溯,*ST长生曾在2018年5月达到股价的最高点——29.99元,总市值逼近300亿。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2月份,*ST长生第十大股东兼高管张友奎的关联方张敏曾减持四次,合计减持逾400万股,套现逾700万人民币;此外,高管杨鸣雯的关联方杨钟红也于今年2月份减持700股,套现1100元。

记者了解到,目前已有部分律师开始组织*ST长生的索赔工作,凡是在2017年10月27日至2018年7月15日期间买入*ST长生,且在2018年7月15日当天持有该股的亏损投资者,有望获得索赔。

9月1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ST长生代理律师臧小丽的微博获悉,其代理的*ST长生投资者索赔案已提起诉讼,但目前尚未被法院正式受理。

主要子公司面临破产清算

去年7月,*ST长生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因违法生产、销售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和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予以行政处罚,旋即引发轩然大波。

2018年12月11日,*ST长生收到深交所强制退市事先告知书。

深交所指出,2018年10月16日,公司主要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因违法违规生产疫苗,被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给予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处罚没款91亿元等行政处罚。

上述违法行为情节恶劣,严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触及了深交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条、第五条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深交所拟对公司股票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而也正是这段时间里, *ST长生的内部经营也一落千丈。

药监局发布《通告》后的第八天(2018年7月23日),*ST长生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次天下午(2018年7月24日),公司董事长等15名董监高在内的涉案人员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ST长生《2018年中报》直至2018年12月28日才姗姗来迟,直至今日,*ST长生还尚未披露《2018年三季报》、《经审计的2018年报》、《2019年一季报》,以及《2019年半年度》。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从去年开始,除了被逮捕的涉事员工外,公司监事、董事、研发总监等一众高管也相继离职,主要银行账户遭遇冻结的同时,巨额罚单也相继降临。

除了证监会的罚单外,今年6月17日晚,*ST长生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收到长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面临罚没款合计91.04亿元。

6月27日,长春长生的破产清算申请也获得了法院受理。长春长生为*ST长生的主要生产主体之一。

*ST长生退市与否10月11日出结果 2万余户股东仍被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