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上的哨所

  冰川上的哨所

  一

  8月9日,日记本传到列兵唐源手中,这是他第5次在本子上写下一天的记忆。

  “又到了大家一周最期盼的日子。天气还是老样子,半天晴,半天雨……”作为哨所里兵龄最短的人,每次轮到唐源记录的时候,他都格外认真。写完合上本子,红色封皮上那烫金的“连史”两字映入眼帘,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哨所的不少官兵有写日记的习惯,可因为环境和工作性质,日记本保存时间都不长。连长马圣循有了个好主意:“大家把日记都记在一个本子上,不就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连史了吗?”

  “用我们的每一个今天来创造连队的历史。”手里捧着厚重的连史,马圣循对大家说:“你们每一个人都会在这本连史上留下青春的印迹,这会是留给后来人的宝贵财富。”

  这里是位于天山山脉重要分支的木扎尔特冰川,积雪终年不化,冰峰兀立千年,海拔高达3600米。木孜,蒙古语意为“冰川”,新疆军区某边防团木孜边防连就驻扎在木扎尔特冰川下,被当地牧民们称为“冰川使者”。

  对于唐源来说,能上木孜哨所执勤,是他最引以为豪的选择。2018年9月,唐源从大学入伍,新兵训练后,被分配到木孜边防连。

  “早就听说木孜哨所很苦,海拔3000多米,就是这样我才要上去。当兵,就要当守卫边防的兵!”今年4月,当连队预选“踏冰勇士”时,唐源暗下决心。

  可是,能上木孜执勤的人,必须素质拔尖、能力突出。面对激烈的竞争,唐源给自己定下目标:要当木孜哨所的文书。

  唐源找到连长马圣循,向他说出自己的意愿。可连长的一席话给唐源浇了一盆冷水:“木孜哨所周边环境危险,选拔时会侧重执勤次数多的老班长们。”

  离开连部后,唐源并未就此放弃。“无论什么训练,他都是最认真的一个。”听着班长们的汇报,马圣循心中泛起波澜。

  6月1日,宣布16名“踏冰勇士”时,唐源在列。

  6月7日,端午节,官兵们整装待发,踏上冰川旅途。前一天晚上,马圣循嘱咐炊事班,把粽子包好带上,到哨所吃。

  6月8日,官兵们到达哨所。虽然有些老兵曾多次到这里巡逻过,但却从未像现在这样驻扎下来。环境的艰苦抵不过戍边的热情,大家围在一起吃着粽子,补过一个别有风味的端午节。连长马圣循开玩笑地举起粽子,大家谁也抢不着,引来一片欢乐的笑声。“顶了天儿,方了地儿”,打那以后,便成了战士们调侃马连长的顺口溜。很贴切——哨所里最高的个头,最方正的脸。

  这个季节,哨所每天下午5点多的时候,都会下一场雨。被子和褥子常年是湿的。刚住下来时,墙皮总往下掉,早上起床后,满床都是灰白的渣子。没多长时间,所有人的皮肤上都长了一片片的小红疙瘩。马连长带着大家把纸贴在墙上,又托人从山下带上来红豆和薏仁煮粥,解决大家的皮肤问题。

  16个人暂时住在4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虽然拥挤,可官兵们的床单依然拉得平展,被子捏得方正。马圣循借着战士们打趣他的话说:“不管在什么样的条件下,身为军人,就要像我的脸,再艰难也不能丢了军人‘方正’的样子!”

  几个月过去,曾经的“白面书生”唐源脸上添了“高原红”,与此同时,眉宇间也多了几分刚毅。从小家境优渥的唐源,已然明白“苦”与“乐”间的深刻含义。他抚摸着脸颊骄傲地说:“这是在高原守防的‘军功章’!”

  二

  想上木孜哨所,必须穿过丛林与暗流,越过陡崖和山丘。

  最近的溪流离路只有10多厘米的距离,常常将路淹没。四级军士长成俊车一边走一边告诉我们:“这是木扎尔特冰川融化后形成的溪流。有的地方今天有路,明天就没路了。”

  前面就是“一线松”了!成俊车口中的一线松是一棵搭在溪流两岸上的松树,是通往对岸的必经之地。暴雨让山体滑坡,路又比较窄,松树从路旁倾倒,正好倒在溪水上,成为一座桥。

  “有了这座松桥,就不用蹚水过河了。”可哨所的官兵们高兴了不到一个星期,溪水变得更加湍急,这棵松树变成了溪水中间的一座“观赏桥”。

  在木孜哨所,路的变幻无常成为执勤时的“老大难”。在成俊车的记忆中,走过的最艰难的路是那段70多度的陡路。

  6月28日的10点左右,太阳刚从云层中露出头来。成俊车和战友们一起踏上巡逻路。

  “没路了……”巡逻还未过半,成俊车发现,昨天刚走过的路变成了小瀑布。“那也要过去!”大家的意见一致。

  一锄一步,锹声一路。成俊车和战友们手拉着手,一步步走过这段300多米的“路”。其实说是走,不如说是爬。

  在木扎尔特冰川的6月,几乎每次巡逻时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踏冰”而行,已然成为官兵巡逻执勤的常态。

  每次巡逻回来,哨所官兵“卸甲”的“必要步骤”之一是“磕鞋”,因为鞋里都是冰。成俊车一边“磕鞋”一边说:“巡逻路上有水,深处已经漫到膝盖。这里早晚温差近30摄氏度,等巡逻回来已经是晚上,鞋子就结冰了。”

  除此之外,“必要步骤”还包括将在巡逻路上捡拾的树枝放置在柴房里。每次回到哨所,背回树枝最多的人一定是成俊车。哨所曾因山体滑坡、冰川崩裂和雪崩等突发状况而成为“孤岛”,他们需要尽量做好物资储备。

  7月上旬,木孜哨所成为“冰川孤岛”:一次持续多天的暴雨导致山体滑坡,官兵们的“生命通道”被无情切断。

  暴雨不断倒灌,泥石流将唯一进山的路堵住,新鲜的食物即将消耗殆尽,与外界通联的方式仅剩卫星电话,但电量也支持不了几天了。

  “连长咋办啊?咱们的物资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战士们紧张了。

  马圣循第一时间用卫星电话向上级报告后,关机保存电量,并下达命令:“所有人从现在开始减少活动,保存体力!”

  “党员出列!”马圣循带着哨所党龄和兵龄最长的两个班长刘攀和成俊车,冲进了漫天风雨中。

  捡树枝,挖野菜……强风吹着暴雨,直往雨衣里灌,三人身冷心热,一起寻找守护哨所的“绿色生机”。

  陡崖上,成俊车抓住一大簇野菜,正想用力拔出来,脚下的石头被暴雨冲刷滚落,人也跟着滑了下去。危险时刻,马圣循一把抓住了成俊车的手臂。那天,在战友们期盼的目光中,3个浑身湿透的人背回了三个大编织袋——树枝、野菜、野葱。

  半个多月后,道路被疏通,一辆载满食物的车开上木孜,官兵们相拥而泣。

  三

  “雪山亮剑,奋勇当先;厉兵秣马,忠诚戍边。”每天出操前和晚点名时,官兵们会齐声呼喊连队的战斗口号,这是经过多次征集大家意见,最终确定的口号。

  “一个班一棵树,炊事班两棵树。”8月初,连长马圣循带着15名官兵在哨所周围栽下松树。看着小松树在阳光下舒展枝叶,大家都十分欣喜。松树四季常青,将会像战友一样陪伴着他们一起戍边。

  可几个月前,哨所的荒地上还是寸草不生,铁镐刨下去直冒火星,下面全是岩石。就算栽了树,也活不成。怎么办?大家犯了难。

  “移土!”连长一锤定音。“我们这一代官兵铺好土层,下一代官兵就能种活树。”

  要翻两座山,才能取到种树的土。大家用这唯一的一辆小推车,在66天内推回了哨所周围5厘米厚的土。

  8月1日,建军节。团里举办“红歌伴我守边疆”歌咏比赛,其他单位都是通过视频会议系统开展现场比赛,而木孜哨所因为房间小、灯光暗,视频连线人脸都看不清,没办法参赛。

  一个特殊的节目在马圣循心里酝酿:用视频和照片记录哨所官兵的生活,用歌曲唱出大家的守防意志。

  会摄影的中士何剑锋主动请缨,接下任务。爬冰川、蹚雪水、升国旗、在界碑前宣誓……何剑锋拿着相机,在一次次巡逻途中拍下了一幕幕感人的画面。

  “青春年华留给了边防线,我把尊严立在界碑之间,万里边关挥洒爱恋,雪域高原无悔无怨……”官兵们一边大声唱着歌,一边充满豪情地行走在冰层之上。

  每次巡逻出发前,官兵们都要在哨所的松树上系上寓意平安归来的红布条。想家的时候,大家也会在布条上写下思念,这成为哨所官兵们一种特殊的习惯。

  在视频最后,唐源一边在松树上系上一根红布条,一边对远在家乡的母亲说:“妈妈,我在这里挺好的,您放心。您的腿冬天里还疼吗?要照顾好自己。您看,这是我亲手栽的树,我为您绑个红布条……”

  最后,木孜哨所的视频节目被评为“一等奖”。

  8月中旬,昭苏突降大雪,而冰川上的风雪更加猛烈,通往木孜哨所的路被大雪覆盖。

  8月飘雪,在山里是常事,只不过这回下得更大一些。四级军士长成俊车告诉我们,有一次,他们8月上去巡逻时,走了3天,换了4次马,克服重重困难才到达巡逻点位。那段行走在风雪冰川上的日子,成为成俊车一生难忘的记忆。

  8月17日,迎着风雪,成俊车带着巡逻分队再次从哨所出发,巡逻终点在风雪深处。出发前,成俊车和战友们在自己栽种的树上绑上红布条。风雪中,那一根根红布条迎风飘舞,在冰川的映衬下格外鲜艳夺目。

  崔博识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q8.net/biyingnews/2085.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