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哏是个技术活:你和成功人士,就差个好捧哏

  捧哏是个技术活

  文/闫晗

  成功人士一般都有个好捧哏,有了观众,富贵和优秀才不至于锦衣夜行,显得热热闹闹。应伯爵是西门庆的捧哏,清客们是贾政和贾宝玉的捧哏,刘姥姥是贾府所有人的捧哏,他们都是人才,各有收获。

  捧哏有时不一定需要好口才,但要掌握时间和节奏。金庸作品《雪山飞狐》里阮士中见到刘云鹤的身手,说了句:“嘿嘿,幸会啊,幸会!嘿嘿,可惜啊,可惜。”天龙门的周云阳还算机灵,知道师叔此时必得要个搭档,否则接不下口去,于是问道:“师叔,可惜什么?”阮士中双眉一扬,高声道:“可惜堂堂一位御前侍卫刘大人,居然不顾身份,来干这等穿堂入户、偷鸡摸狗的勾当。”如果本门中没个帮衬的捧哏,准备好的一腔话没机会说,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气势就破坏掉了。

  《侠客行》中雪山派的掌门人白自在,苦于找不到捧哏而发疯。他曾问弟子:“祖师爷传下来的剑谱、拳谱,大家都见过了,有没有我的武功高明?”弟子小心翼翼地回复:“恐怕不及师父高明。”被夸的白自在却不满意,骂道:“不及便是不及,有什么恐怕不恐怕的。”

  诱导无效后,他一字一句教弟子,说他是“古往今来剑法第一、拳脚第一、内功第一、暗器第一的大英雄、大豪杰、大侠士、大宗师”,结果有个弟子乱加词,说:“雪山派掌门人威德先生白老爷子自己说,他是古往今来剑法第一……”这句“自己说”挺喜感的,白自在不欣赏,一掌击得弟子脑浆迸裂。他梦想中的捧哏应该是星宿派或日月神教那样,不求走心,只喊口号就可以,可谁让弟子不能抹杀良心呢。

  人在现代社会中浸润久了,客串捧哏是生存必备技能。《围城》中,汪处厚在给李梅亭开的欢迎会上,巧妙地提到自己有身份的侄子:“高校长拍电报到成都要我组织中国文学系,我想年纪老了,路又不好走,换生不如守熟,所以我最初实在不想来。高校长,他可真会磨人哪!他请舍侄……”旁边的捧哏张先生、薛先生、黄先生立即同声说“汪先生就是汪次长的令伯……”李梅亭面对着这群口相声的声势,只得败下阵来。

  社交就是随时准备好做捧哏,最爱吐槽的人也要收起毒舌弹幕。方鸿渐和赵辛楣在三闾大学的一次重要社交活动就是去汪家做客,汪处厚展示了太太画的两幅画,方鸿渐表示不知道汪太太会画,很意外;赵辛楣表示久闻汪太太善画,名下无虚。这两种表示相反相成,效果极佳。方赵二人真是一对相声搭档。

  如今很多人说自己“社恐”,大概是因为不善于也不愿意做捧哏。实际上,做好了捧哏,有时候比主角更能发光发热。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46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房家梁】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q8.net/biyingnews/2514.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